缘。

【芥敦】《Strangers》一

cp:血族芥川龙之介×血猎中岛敦


黑夜里。

平日里寂静的林子里飞起一群乌鸦,胡乱叫着飞向天际。

林间脚步匆匆。六七岁大的孩子裹着墨黑斗篷藏匿在夜色之中,他伸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腰部。原先缠在伤口上面的破烂衣料掉落在角落,使得鲜血涌出,任凭他怎么止也止不住。

山路坎坷,又加上他正值虚弱时期,稍不注意就容易被地表粗大的树根绊倒,跌落在水潭里,被泥泞包裹。

此时他就处于这种危急时刻,泥水里传来的腐臭气息让男孩直犯恶心。他伸手试图抓住什么站起来,不曾想这一抓竟惹得他吃痛的差点叫出声来。原是他不注意,竟是握住了荆棘枝,上头顽强的尖刺借着自己的力道刺入肌肤,深入血肉。好不容易拔出...

唉……

暖阳洒满米兰城:

这条请随意转载,希望大家都知道一下吧。


真的是刚从午睡的昏沉沉状态中被才一的一个消息给轰到大脑有点不真实,现在还没缓过来。

我,竹内阳,第一次策划的合志,芥敦本《My Immortal/不朽的爱》被盗印了。而且还是三家。我根本就没有给过除了次元家以外的授权,何来MI的现货或者再版呢?

我是被吓到弹了起来,麻烦才一去询问,最后发现都是盗印,而且都卖出了好几本。我的心……

在这里我重新声明,我们MI主创组,没有开放任何的私人代理,甚至说自印。目前这个本子的版权仍然在MI主创组全员手上,除了次元家出售(已下架)的MI外均为盗印,希...

你太令我伤心了,亏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和我催稿

清山乔道长:

翻太子的文翻到一句很久以前我问太子的话。

你文风这么严肃我们俩真的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吗?

其实我蛮喜欢太子的文风的,感觉一对比自己就是个渣。

说真的我一直试着写各种文风的东西。

我跳的坑也老多了,

初二和太子认识的,居然还是聊全职认识的,但偏偏我们俩的合文没有一篇全职。甚至我们打认识之后除了刚认识的那两个月聊聊全职其他聊的全都不是全职。

港真我们初三不在一个班之后就很少聊了。

但是我还是超级喜欢太子www

.

.

.

.

.

.

.

.

.

.

....

突然心脏崩溃

吹吹这个机,她超好!!!!!!!


朝に花が咲く:

惊呆了,居然还有!!!!

全成黑历史了都

p2-4是与茧茧的血猎设定!!因为不想暴露姓氏所以说了名字的芥川君(。不,这时候应该是缩小了的亲王吧

@茧 茧茧!!!!!!

【太中r18】溺水之鱼

溺水之鱼
cp:太宰治×中原中也

  太宰治真是爱极了中原中也的那双眼睛。
  毫无杂质的蔚蓝,偶尔见到的风起云涌,全都含在了这双夺人心魄的眸子里。各种各样的复杂情感密密麻麻地交错在其中,每一样都是太宰治熟悉之至的。若是要比起研究中原中也的深透程度,怕是连本人都比不上他。
  倘若有人问他,中原中也最为魅惑人心是何时,他一定会笑着弯起眉梢来,盈满桃花的眼里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隐晦之色。说不定次日清晨就能看见哪处发现了无辜群众的尸体。不过这仅止于从前太宰的作为。现在的他只会将食指抵在双唇上,像只偷了腥的狐狸。一边警告着小孩子家家不许提这些东西,中也可是危险的很...

【芥敦】《理由》

cp: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短篇《理由》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在不断闪烁的屏幕中敲上这么一句话,随后又删去。

  就把它当做……除我俩的秘密吧。他想。

  他伫立在夕阳下,白色的鬓发在风的指挥下飞舞。他隐约听见谁在唤他的名字。推开天台的门,他发现谁都不在那里。

  他张着嘴,发不出声音来。他知道那人只是他生命洪流中的一个毫不在意的小角落而已,可无论自己怎么想,都抛弃不了这个该死的念头。

  很奇怪吧,我居然喜欢上了同性。...


【芥敦】失格

  当我走近靠近案发现场的集装箱时,一切同我脑海中构想的一样,我所处的周遭已是一片狼藉。

  尘土在空气里扬起,下落,仿佛失了停脚点,慢慢被无情地分解,最后没于横滨的土壤之中。

  一道白色的闪电从我面前掠过,扑向对面早已伤痕累累的警卫员。可惜的是那“真实”说来不过是细雪所制造的幻象罢了。我没有时间去多多注视这个只剩下猛兽灵魂的躯壳,我随着雪落下的方向向后看去,见到了不远处的侦探社众人。

  “能单枪匹马到这儿来也真是不简单。”与谢野发上的那只金色蝴蝶似飞不飞,携着耀眼的光芒沉睡在黑色的丛林里,她的唇角上扬着...

1 / 3

© 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