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

【双黑】花の音(上)

源自 @尸气污浊 的点文

本来试着一发完结然后......

先来两篇吧......

花吐预警注意——



音の陌路

  中岛敦的记忆里,存在感最强的是那黑色的身影。

  无边的黑暗蔓延上来,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他仅存的理智。

  神啊,请原谅我这奇怪而又羞耻的愿望吧。

  我想再见他一次,一次就好。


  “我说敦君你啊,怎么这么倒霉,出门总是能够适时地遇见港口黑手党人。”太宰治窝在松软的沙发里,看着穿着病号服的中岛敦推门而入,“运气也太好了吧。”

  与谢野晶子紧随在中岛敦身后,她理了理耳边的碎发,顺便送了个白眼给一脸微笑的太宰治:“这不挺好的吗,伤口每一次都恰到好处,红色的血在我看来倒是十分漂亮呢。真感谢敦君给了我这个机会好好地将你的全身审视一番呢。”

  全身上下传来的莫名恶寒让中岛敦打了个激灵,他只好撇嘴苦笑道:“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啊......”

  自己到底是不是自愿的呢,总体而言是的。只要一出侦探社的大门自己就会不受控制的去寻找那个人。

  到底是为什么呢,是为了与那人酣畅淋漓地打斗一番吗?

  脑海中的绳子缠绕在一起,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解不开来。

  中岛敦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无形的压力让得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哎?与谢野小姐的能力变差了么?你的病人看起来还没有好哦?”太宰治望向与谢野晶子,脸上依旧保持着深不可测的微笑。

  与谢野晶子叹了口气,刚向中岛敦所在的方位迈出一步,就被太宰治拦下了:“你干什么?”

  “这病你是治不了的。”太宰治脸上的表情在看到中岛敦咳出的异物时一瞬间全部消失,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任何人都治疗不了他的病。”

  “怎么会?”

  “他的心病,只有他自己才能治好。”

  太宰治走到中岛敦身前,示意与谢野晶子带他回房间里休息。自己则拾起地面上飘落的洁白花瓣,无奈地摇了摇头。

  敦君,也在出人意料地发展下去啊。


  走廊里的中原中也叼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任凭烟草的气息充斥自己的鼻尖,小心翼翼地逗弄着鼻腔中的每一个细胞。

  最近大大小小的事情简直让他忙的要晕过去,连吸根烟的时间都没有。稍稍的偷懒一下马上就又要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了。

  不知是不是吸过头了,他咳嗽起来,旋即皱了皱眉。

  被烟呛着了吗......

  中原中也看着脚边绽放的乳白色花瓣,眼神下意识地向窗外看去。

  庭院里的花......开了?

  这么早吗。


音の平行

  “前辈,文件全部都整理好了。”樋口一叶一边将手中的档案袋放在桌上一边对眼前苍白的脸庞犯着花痴。

  “麻烦了。”冰冷的声音传来,带着令人陶醉的磁性,“我过会儿就来看。你继续忙你的吧。”

  “是。”

  芥川龙之介揉了揉略微发痛的太阳穴,重新打起精神拆开袋子,密布的黑色字体让他略略有些晃神。

  人虎......

  他叹息着,迷茫着,无力着。

  粉嫩的花瓣徐徐落下——

  夹杂着不可说出的感伤。


  “敦君,我进来了哦。”太宰治敲了敲宿舍门,听见没有人回应连忙打开门,房间的四处都有的玫瑰花瓣冲击着他的神智,深浅不一的粉交织起来,映入太宰治深邃的眼眸中去。

  太宰治一语不发地重新关上宿舍大门,旋即锁眉,  他明白,这样下去中岛敦会有生命危险。但......心结还是要自己解开的好。

  次日,许久没有出现在武装侦探社的中岛敦戴着口罩出现了。

  “啊嘞嘞?与谢野小姐你没有给敦君好好治疗一番吗?敦君看起来随时随地都会倒下去的哦。”江户川乱步随意地坐在转椅上,眼睛微眯,两腿晃悠着,一副悠闲的样子。

  与谢野晶子向边保持着无辜神情边听着歌的太宰治发出了眼刃,正当她在细想如何回答时,被晾在一旁的中岛敦首先开口了:“抱歉,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最近天气有点凉,没有注意保暖,所以感冒了,并不需要与谢野小姐亲自救助。”

  “这~样~啊~”江户川乱步故意拖长了尾音,丝毫没有察觉近在咫尺的尴尬气氛,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封信,笑道,“给,这是赠送给你们的邀请函,太宰和敦君的。”

  国木田独步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道:“我记得这是你的任务来着?”

  “太麻烦了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性子。”江户川乱步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有些迷糊,“况且社长那边还有一堆案子等着我去解决呢。”

  未等国木田独步开口,太宰治就接过了那张所谓的邀请函,瞟了一眼,向着迷茫的中岛敦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走吧敦君,这次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碰上你想见的人呢。”

  中岛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盯着太宰治手上的纸片。

  “哎?”

——————————TBC——————————

敬请期待。

评论(8)
热度(52)

© 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