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和大家相遇,真是太好了。

【双黑】花の音(下)

源自 @尸气污浊 的点文

上一章:http://rachel-anze.lofter.com/post/1de2af38_af469ad

略有OOC

甜文,看完后牙齿蛀牙不要怪我

花吐预警

正文如下



音の交错/音の重叠

  中岛敦随手打晕一名侍者,换上工作服便走了出去。

  “太宰先生。”他拿着托盘,理了理对自己来说太过于宽大的衣服,“这样就行了?”

  太宰治三下两下便利索地将侍者绑起,扔到了隐秘之处。笔挺的,宛若海洋的深蓝色西服从头到尾都未染上一丝尘埃。他回眸打量着早已穿着完毕的中岛敦,没由来的清爽与温和。太宰治摆了摆手,满意的道:“已经很好了哟,敦君。”

  隐隐约约看见吧台的几名与自己差不多大刚刚被酒店招来的新侍者,中岛敦笑道:“没什么事的话,太宰先生,我先去帮忙了,咱们在宴会开始时在大堂里汇合便是了。”

  太宰治向那略带苍白的脸点了点头。中岛敦是能力者,所以花吐症发作的时间也算是固定不变的,但他的身体的虚弱程度已经不允许他出门了,精神更是衰弱的可怕。天知道那份执着的、想要见到自己所爱的人的信念能够支持他多久!

  

  “中野先生。”推开门的芥川龙之介令人眼前一亮,他褪去了身上成久不变的大衣,换上了一件还算庄重的墨色的燕尾服,一双眼眸好似在阳光下沐浴着的黑曜石,深邃得令人不知道他在思考些什么。

  此时的中原中也正站在窗前,借着微光打着领结,橙色的中发垂下,蔓过他的眼帘,他不满的嘟囔着:“咦,明明太宰之前帮过我的......现在怎么......”中原中也的一双手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可惜的是他对于这些小事还是显得有些笨拙。

  芥川龙之介不动声色的轻咳一声,将中原中也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请问需要我帮忙吗?”

  “啊,没事。”中原中也除去了领带,随意地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反正我觉得这玩意儿也挺麻烦的。还有多长时间?”

  芥川龙之介掏出怀表,眼眸不经意地掠过其中几片深藏着的血色花瓣,神色似是有些烦躁。他“啪”地一下合上怀表,身子微微晃了晃:“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左右开始,还有什么需要我准备的吗?”

  中原中也的面色柔和起来,拾起掉在地上的手套:“芥川,放下心来吧,众多的杂事所迎来的身心疲惫就在今天放下,好好地玩儿一场吧!”

  “可是中也先生,您的身体?”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中原中也披上外套,掸了掸不小心落在窗台边上的白发,“走吧。”

  “是。”


  波江雅子细心地给面前降至不懂的中岛敦系上了发带:“头发有点长,影响工作可不好哦?”

  中岛敦勉勉强强扯出一个笑容送给波江雅子,要知道他可不怎么擅长对付女性。他无奈地对着斜对着面举着香槟优雅品尝的太宰治不停使着眼色。

  太宰治托着下巴,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中岛敦与女子间亲昵的动作,比着口型:“如果我帮了你,我会有什么好处吗?”

  中岛敦咬了咬牙,面露难色:“我会去书店帮您把所有有关自杀向的书都找来的!”

  太宰治笑了笑,继续不动声色的摇晃着酒杯中残留这的少许香槟,而后一饮而尽:“我可是很贪心的哟?”

  “我,我会帮您物色殉情对象的!”中岛敦感受到身后愈发浓郁的芬芳香水气味慢慢逼近,终于打破了自己的最后的底线。

  太宰治闻言将空杯放在经过的侍者的托盘中,顺手举着葡萄酒,握住波江雅子小姐的手,脸上露出了连天神都为之动心的和煦微笑:“小姐,我可以请您共同沐浴这皎洁月光,与我共饮一杯吗?”

  波江雅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面容上满是红晕:“可以去月台上聊会儿吗?”

  “荣幸之至。”太宰治牵起波江雅子的手,顺便将中岛敦较松的黑色发带又绑紧了一些,“不客气。”太宰治低声道。他拍了拍欲哭无泪的中岛敦的肩膀,潇洒地离开了大厅。

  中岛敦行至隐蔽处,叹了口气,绷紧的面容在一瞬间放松下来,满脸尽是疲惫之色。他整理了一下衣装,转过身,抬头,眼中闪过了一丝光彩。

  他的身子在那一瞬间瘫软无力,喉咙之间的异物突然增多,这莫名的感觉使得他有些头晕,甚至是恶心。

  熟识的冷漠脸庞离自己越来远近,最后徒留的只是唇齿间的交缠。中岛敦全身酥软,猝不及防便倒在他的怀里。

  淡淡的薄荷清香伴随着温热的舌尖一点一点扫过中岛敦口腔中的每一寸肌肤,直至灵魂深处,因舌尖交缠而不断发出的“啧啧”水深让得中岛敦面容微红。

  他被来人抱着,长久的窒息使得中岛敦的眼眶中盛满了生理泪水。芥川龙之介温柔地吻去他的泪水,在中岛敦大脑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时衔出一片血红色的花瓣。

  是玫瑰,妖冶一般的美丽。

  “芥川。”中岛敦喃喃着,吐出最后积压的一片花瓣,在芥川龙之介的怀中沉沉睡去。

  “嗯,我在。”


  中原中也此时很难受。

  本来他想在月台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撞见太宰治和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站在一起愉快的聊天,只觉得胸口一闷,差点要倒下来。

  中原中也半跪在地面上,身子动弹不得。他喉间梗塞,尽量用最轻的气息来呼吸。

  中原中也感觉自己的心跳跳动地很快,一下,又一下。

  “是中也啊。”太宰治眯起双眼,纤细的手指轻轻捏住中原中也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怎么了?一副狼狈的样子?”

  “混蛋太宰......滚开。”中原中也紧锁着眉头,接着是一阵虚弱的咳嗽声。太宰治一惊,动作一顿,忙起身去扶她,却望见自己的手上满是沾染了鲜血的花瓣。

  “滚,你给我滚开!”中原中也面色苍白,甩开了太宰治的手,让玫瑰花瓣随风落下。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他有预感,这家伙又要喋喋不休地谈论些什么了。出乎他意料的是,太宰治忽然俯下身来,拥住自己,双肩不住地颤抖着。

  “太宰。”

  “嗯?”

  “这样......很令人讨厌哦?”

  “没关系。”

  “脖子上的项链......是那个女人给你的定情信物?”

  “嗯。”

  “扔掉。”

  “好。”

  “......”

  “中也,我喜欢你。”

  “......肉麻死了......”

  “我喜欢你。”

  “别再重复了!”

  “我,喜......唔?!”

  “......行了行了!怕了你还不成!我,我也喜欢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嗯,我知道。”

  “!!!!!”

  “混蛋太宰,别压上来!”

  “唔......”

  “你在摸哪里啊混蛋......唔!”

  “太宰治!”

  “喜欢你哦,中也。”

  “唔......”

——————————THE END——————————


啊打完字了终于!

后续自行脑补吧!

又要开新坑了嘤嘤嘤

评论(2)
热度(52)

© 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