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o be nice.

【芥敦】《终章》 一回目——兽瞳

正式发表第一章!

请把你的意见告诉我!

啊应该会把这个出本,有这个打算......


  傍晚时分的落日总是最美的。

  芥川银端坐在马车里,手中捧着新近供来的茶叶。她难得梳了发辫,随意地垂在胸前。那淡然的笑挂在嘴角,像是哪个名门贵族家的小姐。

  她也的确是。

  窗外的夕阳透进来的轻柔阳光让得芥川银打了个哈欠,这时她才想起自己已经许久未眠了。空灵的鸟儿叫声回荡在耳畔,像是为她唱起了摇篮曲似的。整幅画面安静而美好,令人十分舒心。芥川银在这静谧的环境里安然闭上了眼睛,温和的风轻轻走了进来,轻抚着她的长发。

“小姐?小姐?芥川银小姐?”当樋口一叶下马欲看看许久不见动静的芥川银时,一大块脱落的空间从天空上落下,直向着马车而来。

  樋口一叶赶忙放下车帘,双眸里是许久未见的冷厉目光。她顾不得整理自己因慌乱而染上尘土的衣装,跃上马背,扶着马鞍,手执皮鞭,驾着马车匆匆离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分停顿。

  疾驰而去的马车尾后留下一片碎石飞沙扬起,掩盖了在乱石间胡乱爬动的小小虫子。那突然被撕裂的巨大板块猛地降落下来,最终还是被灵巧的马车摆脱,生生地在地面砸开了一个大坑,而后化为一片虚无。让人不禁怀疑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是否真实存在。

  能够解释这一现象的,可能只剩下天空突然多出来的黑色缺口了。

  车内,笼中的百灵鸟不知何时唱起了歌,婉转悠扬的,让人沉醉于其中。但你若听得仔细便会发现,那鸟的声音竟是凄惨无比的女声,听着就让人心寒。

  芥川银缓缓睁开眸子,淡淡的水光在其中流转着。她额间的印记渐渐开始显现出来,是专属于预言者身份的青色蔷薇。她的手指渐渐变得透明起来,像是实体,又像是触碰不到一般的虚幻,在普通人的眼里看起来十分诡异。

  芥川银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额上的印记,悄声叹了口气。手指消淡下去的颜色在一瞬间重又恢复了过来,与常人无异。她偏头望向窗外,原本澄净的天蓝尽数燃烧,徒留下一片令人惊艳的赤红色。

  她竖起指头算着,一根,又一根。她的嘴中喃喃着谁都听不懂话语,不知是从何而来的语言。芥川银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崇敬而又神圣的语气诉说着一切,仿佛那正在倾听的人能够抚慰她的心灵一般。马车依旧在无言地飞驰着,而它的身后,则是无尽的深渊。

  不知又在马车上颠簸了多久,二人这才到了目的地。樋口一叶将披散下来的浅黄色的中发又重新盘起,顺手拍去了身上的尘土。她小心翼翼地拉开了车帘,看见的是面色苍白至极的芥川银和她近乎透明的身子。

  “这件事请不要和哥哥说。”芥川银拉起愣在车门外樋口一叶的手,眼神里全是不容拒绝的期盼与信任,“拜托了,我并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

  “我明白了。”樋口一叶稍稍平复了内心的波动,点头道,“我会遵循您的意见,不管何等无礼。此次行程路途多般坎坷,还望您多加小心。”

  “在哥哥身边呆久了的你,还真是和他有些相像呢。”芥川银努力勾勒出还算优雅的笑容。她在樋口一叶的搀扶之下勉强站起身来,和着丹青色的大衣下了马车。芥川家新任家主芥川龙之介受邀前来参加此次拍卖会,由于府中琐事众多而无法抽身前来,为报答皇之重任而派家中小女芥川银前来。这是莱纳尔宫中上下无论皇亲贵族还是仆人狱卒都已知晓的事儿。虽说芥川银样貌不比那京城第一美人差,但隐居不出的日子使得她的名声完全被芥川龙之介所盖过。一个是现世唯一一名继承了纯正弈师血脉的天之骄子,而另一个则是拥有着无所不知能力的第五代预言者。无论芥川家族中基因是如何超出常理,也不可能会一次性创造出两个天才来,但这次却是又刷新了莱纳尔大陆上的奇迹指标。

  而这次芥川银的到来自然吸引了身旁许多人的眼球。她脸上的苍白之色早已被红润所取代,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是无限的温柔,却也暗藏着杀机。丹青色的大衣下是月牙白的长袍,更显她少女时期的多姿。梳妆打扮虽是太素了些,但站在一群华服之中还是一枝独秀,风头似乎都盖过了这里所有花枝招展的贵人们了。男者在身旁止不停地用眼神示意着对芥川银的爱慕,她也只是微笑着回礼,并无半点交谈。这般清高傲人的态度引起了男士们的称赞与兴趣,那号称莱纳尔大陆的第一美人在旁边气的已经没了动静,愤愤地想着要如何才能不被她夺走宝贵的潮流地位。

  芥川银在门前侍者的带领下走进了拍卖大厅。她捏着手中雕刻着麒麟的玉牌,穿过密室,直达三楼。皇上亲赐给芥川龙之介的玉牌可以让芥川银以一个极好的视角去俯瞰整片大厅,在别人看来这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享受。不过这种赏赐仅仅是冰山一角而已,无论是皇帝亲赐的各种金银珠宝还是外藩送来的稀有资产,芥川家中的库存量多得都能赶上整个皇家的财产了。

  樋口一叶跟随在芥川银的身后,警惕着注视着周围。芥川龙之介在此之前并未想过让芥川银前来,只不过是因为皇上将那自己所捕获的世上唯一一只没有被驯养的妖——九尾妖狐的幼体放在拍卖行中拍卖,不去有碍于皇室容面,自己身子骨弱,又有众多要事缠身,实在没法前去参加,才让芥川银代替的。要不是芥川银主动提出想要出来散散心并再三恳求,指不定芥川龙之介会把她一直关在那所豪华却少了人情味儿的宫殿里头呢。

  她走到巨大的玻璃幕墙处,隔着薄薄的一层向下望去。樋口一叶特地将放置在房间里的檀木椅搬来,请芥川银入座。大厅的座位早已坐满,身着华服的人们都以最为雍容的姿态坐在用上等羊毛制作成的椅上,享受着来自低等下人繁复的宫廷礼节。身着复古长袍的拍卖官小姐云溪伫立于台前,耳环上缀着的上好翡翠在不言之中证实了她的身份。云溪美目微睁,在众目睽睽之下拍了拍手,双手交接发出清脆的响声。安静的大厅里边有些作作索索的声音,而后是一场大规模的骚乱。而这场骚乱的来源,便是幕布下隐蔽的后台。

  芥川银接过刚沏好的新茶,漫不经心地晃来晃去,多了几分慵懒之色。只见几只寿龟从幕布后弹出了脑袋,慢慢悠悠地前进着,它们巨大的壳上刻满了奇异的文字。每只寿龟的背上都驮了一块宝物。她挑眉直视那被金色布料覆盖的各种物品,最后落在了走的最慢的寿龟的背上。

  她饶有兴致地起身观望着,这一举动使得樋口一叶心中一惊。芥川家的小姐竟对身外之物所感兴趣,这实在是不多见的,难道自己真的不是很了解她吗?

  门外的侍者推开房门,将镶有传音石的话筒送了进来,递予樋口一叶。

  “小姐,是家主芥川先生。”樋口一叶走上前去,将话筒交付给芥川银。她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是在芥川龙之介庞大威压之下而感受到的战栗。

  芥川银俯身接过,目光却依旧盯着那最后一只寿龟,恬淡的笑容在她的嘴角处绽放开来,惹得在场的二位齐齐愣住,脸上悄然蔓上了红晕。以芥川银为中心所开启的透明幕帘将那纤细的身形尽数包裹起来。她的嘴角依旧挂着笑,只是眸子在说出第一个字的开始,就已经完全黯淡了下来。

  通话结束。话筒被侍者带走,而此时拍卖会也正式拉开了序幕。身材高挑的云溪轻念咒句,那几只寿龟便乖乖地自动排成一排,等待着驭兽师的召唤。云溪将一头长发束起,随意地用发绳绑住,露出姣好的面庞来。

  芥川银重又坐下,手扶着下颚,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在她看来,云溪的话语实在是太过于繁杂,而那揭开幕布前手势的停顿也令人焦急。摆出来的东西虽然个个都是上品,但却均有瑕疵,只适合用以观赏之用,否则会使人筋络爆裂,七窍流血而亡。

  “感谢各位参加这一轮的竞拍!那么下一件拍卖品就是我国弈师——芥川龙之介所捕获的一只九尾妖狐幼体。都说妖狐惑心,这只被驯化了的妖狐虽然少了野性,但却也多了几分温柔,您若想抱得美人儿归的话,就请参加这一轮的拍卖!这位芥川先生无需其他,只是要求想得几味难得的珍稀药材。请各位拿起您手中的白莲花,在其上以精神力量刻画出符文交予我便是,几日之后拍卖行会联系那位幸运的买家前来取货。”云溪撤下幕帘,只见一只通体冰蓝色的小狐狸趴在其中,昏昏欲睡。看那样子可真是可爱极了。

  话音刚落,就有数百片莲花花瓣飞来。云溪轻轻向后退了一步,那些花瓣便围住了她,在她的身旁呼出一缕又一缕的甜香气味,然后飞旋于厅堂之中,彻底消失不见。

  芥川银皱了皱眉头,与自家哥哥相处了那么久,自己还是未能揣摩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虽说在那所宫殿之中二人并未有所交集,但起码彼此的心还是相通的。芥川能够勘破她的一切,而她这个无所不知的预言者只能预见他的未来,而不能知晓他的内心。真是,做家主的一个一个城府都要那么深吗……

  稍稍思索了一会儿,她便抛开了自己的想法,全神贯注地紧盯着最后一件物品。在她身旁聒噪不已的百灵鸟突然停止了吵闹,将头埋在羽毛里,身躯发颤。樋口一叶有些惊讶,虽然说她隐隐约约知道在那巨大笼子里的东西十分厉害,但却并没有预料到会让平时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百灵鸟安静下来,此时细细一看这鸟儿竟是被吓得都失禁了。这让她愈发的好奇起来,也随着芥川银的样子屏息以待。

  从云溪开头枯燥无味的话语中,她明白了这是一名奴隶。说实话,奴隶在莱纳尔大陆上并不少见,而此次竟然放在拍卖行之中压轴拍卖,定是要有大事发生。她看见芥川银眯起了眼睛,静静地注视着楼下厅堂之中安抚不了的骚动。

  云溪在满座的惊疑之下用自己的手缓缓掀开幕帘,露出其中的以青铜所锻造的笼子。众人定睛一看其中的可怜奴隶,竟是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所谓的奴隶少年盘腿坐于笼中,许久未修理的银白色长发从肩上滑下,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一对苍白的唇。他瘦削的肩膀因紧张而微微颤抖着,双手攥住身上破烂不堪的白衣,显得有些慌张。踩着冰凉牢笼底部的双脚裸露着,白皙的脚踝与手腕处均被铁链锁着,隐隐勒出了红痕。

  芥川银觉得最为震撼的是少年的那双眼睛。紫金色宛若琥珀的眸子中存留的是王者无限的威严,清澈的水波在其中宛转着,又增添了几分柔和。他的瞳孔微缩,墨色的细线将那空间切割成了两半,显得格外清亮。暴戾的神色从少年的眉宇之中显现出来,专属于王的气息让得身旁的百灵鸟几乎快蜷缩成了一个球,黑豆般亮闪闪的小眼睛可怜地眨巴着,似乎都快有泪水从它的眼里盈出来了。

  芥川银望着百灵鸟轻笑,她双手拍了三下,门外伫立着的皇室亲卫便走了进来:“您有什么吩咐吗,小姐?”

  “请你向陛下通报一声,这个孩子我会自行带走。”芥川银微微一笑,“作为报答,芥川府上的一只刚刚出生的灵鸟会赠与殿下,麻烦告知。”

  那亲卫点了点头。匆匆离开。在二楼的内室里轻声通告。芥川银冷冷望着那二人的一举一动,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灵鸟长成后会如同九尾妖狐一般化为人形,并且能歌善舞,又懂得琴棋书画,这条件还是十分诱人的。

  果不其然,云溪打断了现场一片叫价的喧闹之声,轻咳喉咙,歉然道:“数据有误,这名奴隶早已被人抢先一步以高价买走,买卖双方已经交易完毕。抱歉,让各位白白兴奋了一场。”

  “喂,我说,那人是谁啊?!”年轻气盛的声音从席上传来,带着不甘和愤懑。不过,只是因为云溪的一句话,他的不满念头在下一秒便烟消云散,慌慌张张地端坐好身子。

  “是芥川银小姐。”

  天啊天啊是芥川家的小姐!我都干了些什么!在门口遇见的时候还对她眉目传情来着到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奴隶而跟她吵嚷!我的形象会不会在她面前全毁了啊啊啊?!男人在座位上努力抱头冷静,收到了不少同性的指指点点与鄙夷。

  芥川银披上大衣,在樋口一叶的带领之下来到了物品受纳司。她走进一间房室中,一眼便看到了蜷缩在牢笼之中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芥川银好脾气地蹲了下来,试着靠近牢笼。樋口一叶在身旁护着,生怕这位充满野性的少年伤着了娇弱的女孩。

  少年紧蹙着眉头,面色阴沉。他试着发出危险的信号以此来警告芥川银,但却没有想到她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中岛敦。”他轻声唤出了这个名字,内心有些波动。“很好,中岛敦。”芥川银感觉到他的敌意开始消退,拿起牢笼上的大锁用钥匙缓缓打开,向着中岛敦伸出了手,面容上是无限的笑意与温柔,“我们回家吧。”

 中岛敦犹豫了一会儿,将自己脏兮兮的手搭在芥川银的手上,面部有些发红。他在芥川银的注视之下伸出手来,低声道:“好。”

  芥川银很是满意少年的表现,她站起身来,血液流动的不通畅让得她的头有些发昏。樋口一叶连忙把她搀扶起来,示意中岛敦把箱子上的黑色长衣先行穿起,跟着自己出了大门。拍卖厅中还在不断地发出叫喊之声,惹得中岛敦有些头痛。

  芥川银选择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那一双独特的兽瞳。她不敢轻易断言,只能带回去给哥哥确认一下了……也希望这个名叫中岛敦的少年能够陪在芥川龙之介身边,好好地去帮助他。

  “小姐,与此人同处还需小心。”樋口一叶将二人送上马车,眼眸里是深深的不安与担忧。“他再怎么对我抱有警惕,也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罢了。你无需多虑。”芥川银笑了笑,偏头望向对着新鲜事物而感到好奇的中岛敦,细细端详起来。虽说中岛敦看起来也是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了,但拥有如此不成熟的心智的她还从没有见过。那煤灰将他原本的面容所隐蔽起来,只能隐隐约约看出一些稚嫩俊朗的轮廓。似乎是感觉到了芥川银的视线,中岛敦向这边看来,见她好似入了迷的样子又是一阵羞涩,赶忙撇过头去,什么也没有再说。

  真是有意思的反应。芥川银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拿起桌上的茶杯在手中把玩着,看起来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笼中的百灵鸟瞪着水汪汪的眼睛,一副想要把中岛敦吞了吃掉的样子,只可惜它有这个野心却没有这个胆儿。

  樋口一叶驾着马飞速地奔驰着,她很清楚,一切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都来了。马车所经过的地面开始缓缓脱落,而后显现的是一个又一个大坑。樋口一叶不敢在原地停滞多久,几乎使劲了全身的力气驱使马车,才是躲过了一个又一个从天而降的灾难。她有些疑惑,明明这样的事件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再出现过,为何这次竟是又重新再这里上演了呢?

  也许,是因为马车内的那个人?

——————————TBC——————————

哇真正的cp组要见面了

内心还有点小激动呢

最后不忘 @__栈流 

评论(2)
热度(40)

© Unfinda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