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

《终章》第二回目——暗涌(上)

忘了上章链接:http://rachel-anze.lofter.com/post/1de2af38_bb045f5




  “然后?”芥川龙之介放下手中的卷轴,深邃的眸子透过镜片打量着换了身衣服站立在自己面前的中岛敦,眼神略有些挑剔,“这就是你带他回来的理由?”

  芥川银在书桌边磨着墨,如瀑的长发遮掩了她脸上的表情,不过听起声音来倒像是充满了笑意:“这孩子可不是一般人,哥哥你应该好好调教一下他。”

  中岛敦愣在二人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支支吾吾地想要开口:“那……那个……”“闭嘴。”芥川龙之介猛地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中岛敦,吓得可怜的白发少年连着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坐在地面上。

  等等等等等等这什么情况?虽然说我是无意打扰,但这反应也也也也太大了点吧?!中岛敦脑海中一团乱麻,呆滞在原地不知所措。但他却依旧直视着那双眼睛,毫无惧色。芥川龙之介看到他这般举动,冷笑一声。中岛敦立刻感觉背后汗毛竖起。他面容僵硬地扯着笑,只是那副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写满了嘲讽。

  “有趣。”芥川龙之介墨色的眼眸里第一次有了光彩,那是嗜战的色彩。淡淡的血腥气味在这房中弥漫开来,庞大的精神威压让得中岛敦竟有些喘不过气来。“如果只有这点能耐的话还是劝你不要如此嚣张。”他鄙夷地注视着快要跪下的中岛敦,阴冷的眸子扫过芥川银的身上,变得略略柔和起来,“银,你先走吧。有什么事我会嘱托仆人给你。”

  芥川银整理好书桌,站起身来。她轻轻向二位点头,笑道:“我明白了。还请哥哥和阿敦好好相处,别把动静闹大了引来长老会的人。”

  “我自然有分寸。”提到长老会的名字芥川龙之介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我可不想让那群老头子操碎了心。”

  芥川银掩面笑了起来。她踏着小碎步一路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打开大门,跑了出去。内室里顿时空旷了许多,只剩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二人大眼对小眼地凝视着对方。芥川龙之介率先打破沉默,挥了挥手,解除了无形的威压:“无辜的人已经出去了,该聊聊你的问题了。”

  精神威压的撤销让中岛敦在一瞬间虚脱下来,直接躺在了地板上,大量的体力流失使得他回不过神来,直到一只全身黑色的灵猫凑近了中岛敦的身边,用粉嫩嫩的肉垫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脸颊。

  中岛敦猛的一个鲤鱼打挺便捉住了那只黑猫,刚想抱在怀里捏一捏它的小肉垫却猝不及防地被扇了一巴掌。那苍白的画布上便多了几缕血红。

  黑色的灵猫迈着优雅的步子回到芥川龙之介的身边,顺便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蜷缩在芥川龙之介衣袍的阴影之下,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回给中岛敦一个不屑至极的神情。

  从某种方面来说……中岛敦觉得,这一人一猫也在很奇怪的地方相似呢……

  “罗生门本就不好惹,你竟然还妄想去逗弄它。”芥川龙之介摘下单边金丝眼镜,示意中岛敦站在原地,“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他看见中岛敦的喉结微微抽动了一下,顿了顿,继续说道,“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芥川先生,恕我直言,您无论怎么看我都是一个人类,不可能是其他事物。”中岛敦努力做了个深呼吸,尝试着平复内心的心情。“我也很想相信你的话。只不过你的那双眼睛却在无言之中暴露了自己的血脉。”芥川龙之介伸出一根手指来,指了指少年的眸子,“那一双极其稀有的兽瞳,我是不会认错的。”

  中岛敦攥紧了拳头,他已有准备,万一对方有过多的举动,他都会直接冲上去,与芥川龙之介决一死战。但他明白,现在的自己还并未与眼前的男人达到一个级别。他只能伫立在原地观望着,观望着那人的一举一动,找个大好的时机直接逃跑。真是不甘心呐,特别的不甘心。中岛敦这样想着,手腕间的青筋暴突,那是对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沮丧以至于愤懑的体现。

  芥川龙之介并未把他的这点小举动放在心上,毕竟双方都明白彼此的战斗实力差的不是一点两点,所以他完全能够保证中岛敦不会像无知的小孩一样不顾性命安危而直接冲上来与自己对战。也许是这样的想法,更令他放宽了心。那根前一秒还指着中岛敦鼻梁骨的手指,现在已经被芥川龙之介百般无聊地用来卷起了头发。中岛敦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好好端详一番芥川龙之介的样貌,宛若能工巧匠一般精心雕刻的英俊面庞仿佛是隔绝了整片世界一般,仅仅是这样看着,都觉得仿佛是要让人沉溺其中。嘛……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眉毛的颜色有点儿淡了。

  正当中岛敦好奇着芥川家的基因族谱时,盘坐在天鹅绒座垫的芥川龙之介清了清嗓子,将中岛敦的魂儿又拉回到这里来:“如果你再不告诉我你的身份的话,我指不定要把你送到哪里去卖了。”他带有威胁性地挥了挥手中代表契约的纸条,“别忘了我可是芥川家家主啊。”

  中岛敦有些不甘地咬紧了下唇,终究还是轻声道:“的确,我并不是人类。”

  “是,你不是,你是兽,更是妖兽。”芥川龙之介回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已经与龙凤一起绝迹的月下兽。”他分明的指节敲了敲桌子,突如其来的清脆响声惹得罗生门低低地唤出声来。

  中岛敦双手绞紧了衣摆,艰难地开口道:“是的,我的确是。”

  “那么,在把你的事情摸清楚前我想先知道你的名字。”芥川龙之介这般提议道。

  “中岛敦就可以了。”少年放下心来,原本僵持的气氛也因这句话而稍微缓和了些。

  “是么人虎。”芥川龙之介还未说完,中岛敦便喊道:“芥川先生,请您不要弄错,我叫中岛敦而非人虎!”

  芥川龙之介皱了皱眉,命令道:“所以就是说了,人虎,不要总是打断我的话。”

  “是中岛敦!”

  “我说过我清楚了,人虎!”

  “先生您!”中岛敦有些抓狂,他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直接冲上去把芥川龙之介面前的案几给掀了。好在他不断提醒自己这人精神失常,不要和这人一般理论,便也逐渐冷静下来了,“算了,先生您想如何称呼我就这样称呼好了。”

  芥川龙之介放下手中的茶杯,面色愈发冷厉起来:“为什么你会重新现身在人世间?我记得,这里并不欢迎你。”

  “的确。”中岛敦情绪忽然低落下来,但这并不阻碍他回答芥川龙之介的问题,“有东西在召唤我,是它促使我重生。”“你可知道你的出生会给人间带来多大的危害?!”芥川龙之介拍案而起,“世界的秩序已经被打乱了,妖物纵横,开始胡乱扰民,你知不知道,你的使命,就是担当这些污秽之物的王?!”

  中岛敦抬起头颅,清澈无一丝杂质的眸子直直地望向芥川,里头盛满了坚定:“妖也有好坏之分,妖并不是污秽的,只是将人类的所有欲念尽数放大了好几倍而已。若不是你们人类对妖的不断压迫,我又怎能重现在这个世上?!”

  “搞清楚你的立场,人虎。”芥川龙之介深邃的眼眸中望不尽一切,“你现在在我的手上,休想逃出这个家门!”

  “你……”还未等中岛敦说出口,大门便被人打开,一袭瑰丽红袍现身在了正在争论的二人的视野里:“这般吵闹可不行呐,不过是又带了个妖回来,怎么又引得芥川你如此大动肝火?”

  芥川龙之介望见来者,将头撇去,话语里满是不满的情绪:“你不在你那阁楼中呆着,跑到这儿来干嘛?”

  “动静太大了,奴家只是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而已。”尾崎红叶手中的折扇隐隐发出淡金色的微光,“看来还挺热闹的。”

  “我也没有精力再说下去了,你将他带到阁楼里去吧,晚些时候我叫人给他安置房间。”芥川龙之介挥了挥手,示意二妖退下。

  尾崎红叶身姿下倾,施了礼节,向中岛敦点头一笑,引着他穿梭于华丽繁复的建筑之中,来到了目的地——墨阁。

——————————TBC————————————

红叶姐姐是夜叉:-D

墨阁里头住着三只妖:尾崎红叶、泉镜花——夜叉

蒙哥马利小姐又是哪只妖呢:-D

例行艾特 @__栈流 

评论(3)
热度(39)

© 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