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和大家相遇,真是太好了。

【芥敦】玩笑

  • 稿子改完了!没有撸长篇的欲望就来撸个短篇好了。

  • 可能会有ooc



  芥川龙之介再一次踢飞脚边的废弃易拉罐,百般无聊地伫立在破旧的巷子里面。他黑色的外套被风吹起,夹杂着阵阵带有腐臭味的潮湿气息向着自己侵袭而来。芥川龙之介忍耐住喉中的干涩,继续向着小巷深处走去。

  他简单粗暴地踹开一家酒吧门,无视花白胡子老板与客人们惊异的目光,单手抓住吧台上烂醉的人的后领,向着老板微微一鞠躬表示歉意,拖着那人走了出去。

  白发青年衣服上满是令他恶心的酒气味道。芥川龙之介紧蹙着眉头,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青年甩在了墙上,罗生门发动,在自家主人的指示下将这个酒鬼钉在了墙上。

  芥川龙之介嫌弃地伸出手来,使劲揪住最前端那一撮刘海,巨大的动作使得青年在力量的驱使之下抬起头来,晦暗不明的眼角边满是红肿之色。他以酒精麻痹着自己的神经,让自己陷入沉睡。浑然不知这给他自己的搭档造成了多大的苦恼。

  出紧急任务的时候芥川龙之介一直找不到青年的身影,害的整个侦探社都差点受到波及——他称自己不把侦探社翻个遍不见到那个该死的人虎的身影他便誓不罢休。当然这也只是他一时气恼而放下的狂言妄语而已,为的就是引诱这个善良热心的横滨第一好市民快点滚到自己的视野里。

  见喊了好几遍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芥川龙之介越发地恼怒起来。这时候,太宰治以一副圣德的样子出现在他身前,挡住了他想要踏入侦探社地盘亲自查找一番的步伐。在芥川龙之介的盘问之下,国木田独步终于还是全盘托出了事实。嘛,自然是被其他人特别是好管闲事的太宰治盖上了叛徒的称号。

  中岛敦的妻子死了。

  虽然芥川龙之介对拍档的妻子身患重病这一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但却没预料到性命堪忧这一点。算算看中岛敦今年也有二十七岁了,结婚大概五年了吧?即使夫妻二人无儿无女,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却还是挺甜蜜幸福的。芥川龙之介到现在还记得中岛敦身着白色西装站在那里洋溢着灿烂微笑的样子。

  问问题就要有刨根究底的精神,芥川龙之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要来了中岛敦现在的住址以及常去的地方。准备一个一个走走看。刚从中岛敦家出来寻找未果的他计划去下一个地点,却没想到在那条必经的巷子里的一处小小的酒吧发现他的身影。

  而此时的中岛敦就在他身前的那堵墙上,带着不匀的喘息和满身的酒气胡乱地说着梦话。芥川龙之介并不能从那些包含大量信息的含糊不清的语句里挑拣出自己所需要的重点。自然,他也懒得做这一类毫无意义的事。他低下身来,从中岛敦身上摸索出一把沉甸甸的钥匙。刚好到了半夜,大街上并没有什么人。芥川龙之介便唤出罗生门将昏睡的人层层裹起,直至中岛家。他一个又一个不断尝试着,终于打开了门。幸好钥匙还不算多,只是上面挂着的白虎金属小挂件让得所有钥匙全部变重了些,要不然得让他不耐烦到直接用异能强行开门这份儿上去。

  刚打开门,一阵霉味儿便扑鼻而来,惹得芥川龙之介捂着口鼻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打开门,里面的灰尘与垃圾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打扫过,堆得跟个小山似的。妻子一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了吗?芥川龙之介扬了扬下巴,示意罗生门将中岛敦放置在一块勉强能坐的地板上。晚风的温度有点儿冷,芥川龙之介无奈地帮着拉上了窗户,一抬眼正好看见窗边中岛敦妻子的遗像。

  不得不说,他妻子还算漂亮。眉清目秀,看起来是和他性格差不多的人。遗像前面摆了个小鼎,里面还插着三根带着火星儿的香。再将视线向下移便可看见几个红艳艳的苹果,想来是他妻子生前最爱吃的水果了。这么一看也算是在家里摆了个小小的祭堂。看着这祭堂的模样让得芥川龙之介有点儿想收回自己之前的想法。看来还算是个会打扫的人。不过再环顾四周,他发现唯一干净的也就只有这儿了。

  客厅里突然传来的悉悉率率的声音成功让芥川龙之介收回了安放在照片上的视线,他皱着眉头穿过厨房,刚想看看怎么一回事儿便叫一人抱住了。芥川龙之介低头看向怀中那个抱着自己哭哭啼啼的人,不经意地叹了口气,墨黑宛若深渊的瞳孔里似乎有了不明的情愫在悄然波动着。

  中岛敦的泪水打湿了他的领巾,顺着边缘滴落在地板上。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带着咸涩味道开口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充满了苦涩。从中岛敦的话里,芥川龙之介听到的是不甘、恐惧、悲伤与寂寞。

  芥川龙之介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去做些什么去安慰怀中的青年,可能只能这么被他抱着,不说话,只在那满身的酒味里迷醉。芥川龙之介眸光黯淡,他伸出手来,想要回抱住中岛敦,却在双手还未触碰之时就垂落了下来。黑暗笼罩住他,看不清面容上的表情。

  次日中岛敦醒来时已经是清晨了,他发现自己的身上盖着条毛毯,而芥川龙之介就坐在沙发的另一头,修长的睫毛遮掩住了他眼眸里所有盛放着的感情,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思,也无法得知他的想法。

  中岛敦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这一举动似乎是惊扰到了正用手撑着下巴睡眠的芥川龙之介。他抬眼看向中岛敦,疲惫之色全都写在了他的脸上。中岛敦看得出来他在尽力压制着自己的起床气,赶紧下了沙发,在冰箱里翻找出一罐咖啡,递给了芥川龙之介,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他不敢面对的犀利目光。

  芥川龙之介看见他这副样子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有些不自然地摸着后脖颈,接过了那罐无辜的咖啡,拉开拉环,也不急着多喝上几口便将它贴在中岛敦的脸上,冰凉坚硬的触感惹得中岛敦一个激灵,差点没跳起来,他转过身满是怒气地说道:“芥川你干什么啊你?!想吓死人吗?!”

  “让你清醒一下你那满是浆糊的脑子。”芥川龙之介摇了摇手中的咖啡,仗着两厘米的高度居高临下地看着中岛敦,神色里写满了不屑,“很好,这下果然有点恢复状态了。”

  听到这句话的中岛敦并没有做出任何芥川龙之介所期望的动作,只是把头低了下去,一点,又一点。在芥川龙之介想要对自己来个上勾拳时平淡地开口,语气里似乎暗藏了几分苦笑:“已经,回不去了。”

  芥川龙之介十分清楚他在说些什么,毕竟是多年的搭档,就算再怎么互相讨厌对彼此的性格与套路也早就已经摸索清楚,所以二人简直如同亲生手足一般熟悉。然而他们之间隔了一段距离,那是无论如何都跨越不了的。芥川龙之介心里有些不安,他感觉到那距离正在被拉的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他不知道怎么去停止这一切,甚至开始恐惧,他们二人最后的相处模式会不会变成平行。

  很烦躁。芥川龙之介觉得自己现在有必要清理一下脑子里的这些乱麻。他重新坐下身来,带着让人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既然如此,陪我出去转转吧。”

  中岛敦抬起头来,泛着泪光的眸子里满是不解。芥川龙之介使了个“别废话”的眼神,拽起他的手臂就向外面走去。

  “什么啊,芥川,喂喂,芥川,你慢点!”中岛敦就这么被莫名其妙地拉着走在了街道上,平日里好脾气的模样在此时尽数崩塌。当二人到达目的地时,中岛敦就用尽了自己的力气甩开了芥川龙之介的手,一边不满地嘟囔着一边撇过头向前方望去——

  墓地。

  中岛敦有点儿愣。他并不明白芥川龙之介用着让自己陪他散心的理由把自己硬扯过来的理由是什么。中岛敦转身望向他,眉目里满是茫然与疑惑。

  芥川龙之介并没有答复他的目光,只是绕过他的身子,来到了一块碑石之前,上面赫然有着中岛敦妻子的照片。

  “宣泄出来吧。”芥川龙之介伫立在那里,开口道,“把一切积郁的情感全部,全部都宣泄出来。”

  “什么……意思?”

  “很不甘心吧,没有陪伴在她的身边陪伴她最后一秒;很痛苦吧,心爱的人就这样抛下自己离你而去;很恐惧吧,害怕着自己万一离不开她要怎么办;很寂寞吧,孤独的差点要去寻找死亡了一样。”

  “你为什么,会知道,会明白?”

  “……我,经历过这一切。”

  中岛敦呆若木鸡地看着他,随后抽了抽鼻子,下意识地用手抚摸着冰凉的花岗石。他终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由低声哽咽变成了嚎啕大哭。芥川龙之介站在他的身边,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事也不做,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啊啊,的确很不甘心,在他次次重伤时都没有保护好他;的确很是痛苦,从看着他站在台上与新娘交换戒指的那一刻起;的确万分恐惧,害怕万一他渐渐与我疏远要怎么办;的确太过寂寞,黑暗的道路之上满是深渊,用来指路的明灯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中岛敦,一切的一切我全都经历过。因你而起,却无法结束,那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无处求救,无法逃离,只能没日没夜地徘徊在那里,兜着没完没了的圈子。

  你知道世间万物对你的亲意,你知道世间之人所拥有的善意,你知道她对你的心意,你可知道我对你的爱意?

  中岛敦,无论未来如何,就让我们这么走下去吧。请不要拆穿我,就当是这世上,最为可笑的一句玩笑话就行。

————————————fin————————————

评论(15)
热度(64)

© 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