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o be nice.

【芥敦/略太中】Chains——楔子

  “十分抱歉芥川先生,是我没有看护周到,让俘虏在饮食时打碎玻璃杯用碎片自杀……”樋口一叶低垂着眉眼,身体在强大的压迫感下不自然地颤抖着,她额头上的冷汗随着自身的呼吸滴落在地面上,修理干净的淡粉指甲死死地嵌进肉里。她行着标准的军礼,心下里却是一片惊惧。樋口一叶心里清楚,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可不是简简单单把事情糊弄过去就行的。
  芥川龙之介的目光冷然扫过樋口一叶,富有磁性的冷厉嗓音在空荡的长廊里回响:“当你见到一个许久未吃食物的人突然提出想要些吃食,就必须要保持警惕。无能的家伙。”他迈步向着身前白花花的大门走去,进行身份验证。随着门锁机关的启动,一抹与苍白格格不入的黑色出现在墙上,逐渐侵蚀着日光灯投下的光明。直至那突如其来的脚步声停止,才能让这间隔绝病房的摆设物品稍稍喘口气,平息急促的心跳。
  坐在病床上的少年面容略显病态,唇色早已变成了灰紫,像是凝固没有化开的水粉颜料,却并不影响整幅画面的美感。在这完全封闭,没有一扇窗户的房间里,他算是唯一的活物。
  中岛敦撇过头去,望着来人在墙上投下的影子,许久未曾理过的发完全遮住了他那双不复清澈的紫金色眸子。统一配给的蓝白条纹样式的衬衫松松垮垮的吊在中岛敦瘦削的身躯上,袖子很长,可隐藏不了他手臂上长短不一的伤痕留下的痛楚。
  “看来你连吃顿饭都要我亲自监管。”芥川倚着墙根,随手就从身后摸出一块玻璃碎片,毫不留情地用皮靴碾碎了它,像杀死一只蝼蚁一样干脆利落,使其化作了胡乱反射光线的破废晶体。芥川龙之介弯下身去,拾起一小块碎片,清楚地看见从里面映出中岛敦寂寥的背影:“你就这么想死?”
  中岛敦倔强地盯着墙上的黑色影子,仿佛靠着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就能把墙挖出一个洞来,就能够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就能够重获自由一般。他抿着唇,干涩的喉咙里几乎吐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中岛敦终究还是张开嘴,沙哑的声音犹如卡带了的老式收音机:“你究竟,还要再囚禁我多长时间?”
  “直到你同意协助作战为止。”芥川面色不变,他径直走到床边,冰冷的手指触上中岛敦同样冰冷的脸颊,再滑到下方,捏住他的下颚,硬是将其撇过一边的脸重新别过来,让那双可与琥珀相媲美的眼眸同自己相对视。芥川龙之介能够明显感受到少年身体的轻微颤抖,而中岛也能感受到芥川指间传递来的微弱温度,以及鼻腔中喷出的热气。一亲临到这种暧昧不明的姿势,中岛敦就像是不服输一般,用手指抵着芥川龙之介的喉结,询问道:“那么你为什么不让我死?”
  “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再说第二遍。”芥川送开手,“你应该明白这一次的作战计划有多重要。”
  “身为将士,如何能够将祖国弃之于脑后!”中岛敦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惹得他自己好一阵子的咳嗽。
  “可你现在的身份是我国的一颗棋子。”芥川脚步微顿,发梢因轻风而在空中飞扬,“战争失败,国土被侵占,王的得意手下,也就是你成了我们的俘虏,纵然你有什么花招也只是孤身一人而已。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到现在你本身的立场都不清楚。你只是为了国家存亡,为了你那个昏庸无知的领导者奋勇杀敌,到头来你半分都没有考虑过自己。换个角度来说,你才是战争的最大受害者啊,中岛敦。”
  “——你到底为了什么而活?”芥川的声音低沉,有种不可言说的魔力,惊的差点陷进去的中岛敦心跳都慢了三拍,当他回过神来时那朵乌云早就已经轻飘飘地离开了。中岛敦努力使自己的大脑恢复清明,在一瞬间放松了前一秒还绷紧着的所有神经,瘫倒在了宽大的床上,双眼失神。陌生的天花板带着惨白单调的色彩,厚实到隔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他手腕上新添的伤痕在这下雨的时节里隐隐作痛。中岛敦不知道自己还会再被挽救多少次,也不清楚一直被自己上了枷锁的那颗心什么时候才会毫无保留地敞开面对他人。
  芥川龙之介。
  他在心里默念着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攥紧的拳头之上,暴突的青筋彰显着自己内心充斥的愤懑与恨意。
  是夜,不眠。
TBC

杂乱的paro,杂乱的故事线
嘿,我又回来了!
我保证,是he,he,he!

评论(5)
热度(49)

© Unfinda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