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

【芥敦】《理由》

cp: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短篇《理由》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在不断闪烁的屏幕中敲上这么一句话,随后又删去。

  就把它当做……除我俩的秘密吧。他想。

  他伫立在夕阳下,白色的鬓发在风的指挥下飞舞。他隐约听见谁在唤他的名字。推开天台的门,他发现谁都不在那里。

  他张着嘴,发不出声音来。他知道那人只是他生命洪流中的一个毫不在意的小角落而已,可无论自己怎么想,都抛弃不了这个该死的念头。

  很奇怪吧,我居然喜欢上了同性。

  像是嘲讽似的,他勾起了嘴角。

  ……真恶心。

  泪水终于顺流而下。

  他跑去了酒吧,随口说了威士忌的名字。老板瞥他一眼,你是未成年人吧?他没有说话,出人意料地平静。老板也未多问些什么,将半杯的威士忌硬是换成了橙汁,摆在他面前。

  玻璃杯在他手中打转。他并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图个企盼罢了。谁知道呢,在这千变万化的世界里,还会隐藏着什么样的机遇。他认识许多女孩,泉镜花执着可爱,有强大的行动力,是个可以信赖的伙伴;蒙哥马利倔强善良,有着不同于其他女性的锐气。他也知道那人身边的樋口一叶对其有着超强的意志力。他曾经因为此羞耻过,也曾经因为此崩坏过,可他依旧如此。他盯着橙汁表面扬起的涟漪,心像是下沉着的饱满果粒。

  他离开了酒吧,开始在拥挤的人流中穿梭。在这里他感觉不到自己,像是海里的一滴水,找不到一个归宿。他路过无数闪烁的霓虹灯,脖子里还围着那人给他的棉制黑围巾。他已经倦了,可家离这儿还有段不近不远的距离,他迈开灌了铅的腿,在密集的人群中苟延残喘。

喂。

  他又听见谁在喊他的名字。但他此时对声音的主人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他没有回头,同样的,他没有停止步伐。他放在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清脆明朗,就像曾经的他一样。

  他望着发亮屏幕上的符号,是他说不出口的字眼。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他这样对自己说着,手却不自觉地按下了接听键。他颤抖着将手机放在耳边,对面传来与他身处境地相当的嘈杂声,然后是一阵沉默。

  麻烦你回一下头。一段时间后,他听见电话那端这么说着,带着熟悉的沉稳音色。他出奇的冷静,嘴唇因心中的冰冷泛着紫色。回不去了。他几乎是笑着说出这句话。当那时候向芥川告白,望见身前人因惊讶而睁大的深邃瞳仁时,他就知道,曾经的一切都已经不能挽回。生命就像一部绝版的影片,无法因为一时的后悔就倒带返回。

  所以请你不要来找我了,请不要再来了啊……他的内心变得惊慌无助,发出的声音都带着颤抖的音符。

  “那我就到你的跟前去。”

  他猛地抬起头,墨色的衣角恰好掠过他的眼底。正如对方所说,芥川龙之介正站在他的面前,面色冷峻:“你还真是……莫名其妙的扔下一句话就走了,让人摸不着头脑。”

  “反正你只会觉得我很奇怪吧,喜欢上你。”他苦笑,不敢对上芥川的眼睛——他总觉得那眼睛会将他的一切都看透。

  “这是我的回答。”芥川伸出手来,勾起他的手指。他感觉到那指尖原本带有的余热经触碰掌心中的冰凉后迅速飘散,与自己双手的温度并无二样。“总之,这样就一样了,我们两个的体温。”芥川龙之介举起他垂下的手,缓缓扣住。

  这样你就不会逃跑了,从我的生命里。他听见那个声音这样说。

 

  “现在想起来当时还真是肉麻。”芥川小口喝着红豆汤,托着快要掉下鼻梁的黑框眼镜,顺便无视掉眼前这个狼吞虎咽的家伙。

  中岛敦闻言,撇开头想了想,放下筷子,带着嘴角未干的汤汁站起身,一副要大声辩理的样子:“不会啊,那样的芥川我并不讨厌!”

  “……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啊,人虎。”

  中岛敦低下头来,大口扒着碗里的茶泡饭。他瞥着芥川龙之介的侧脸,看见苍白面颊上烧灼的淡淡绯红,不经意间勾起了嘴角——

  这就是我喜欢的你的理由啊,Akutagawa。

FIN.


好久没写文手都生了欧欧西也变多了果然糖这种东西我写来还是不适合吗……

元旦快乐!

评论(2)
热度(58)

© 青い | Powered by LOFTER